读文章网
      <tbody id='uvpcpt54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5x4tkkcu'></small><noframes id='fwlmd1av'>

    归乡过年释乡愁 时间:2020-10-16   点击:  栏目:散文

    小年,仿佛是一把发令枪,一声枪响,年的步伐突然发力。 在老人守望村口的目光中,在孩子们扳着指头数日子的指尖上,在男人们数来数去的钱包里,在女人们盘点年货的絮叨中……年眼看就要到了。 与年赛跑的,是游子。 一进入腊月,年就像一泓湖水,貌似波澜不惊,其实一直氤氲在游子的梦境中,洇透在思乡的情绪里,醒来举头望明月,年的涟漪又从脑海荡漾到眼角。 年的召唤,从电话中的一声声问询,到短信里的一句句嘱咐,让游子们已经无数次在心里打起了背包,踏上了归乡的故途。 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。 回家的路也许很近,并未相隔千山万水,却横亘着沧桑岁月;回家的路也许很远,需要用一年的思念叠印成一张车票。 当列车启动的那一刻,长啸的汽笛是游子向家乡报到的呐喊。 不论身处圆周上的任何一个点,故乡都永远是圆心,笔直的铁轨像两道回望的视线,架起了圆梦的半径,直达游子灵魂的所在。 于是,故乡的年在游子的心目中具象为一幅幅画面。 年,化成了村口的那棵皂角树家乡的散文,那是故土村庄的图腾。 满树的红布条在初春的寒风中盛开着全村人的祈福,让人不由想起屋檐下的一串串红辣椒,想起家家户户喜气洋洋的红对子,想起门楼下高高挑起的红灯笼,想起门板上散发着墨香的年画,想起窗户上点缀的姹紫嫣红。 或许正是它一年来的无声庇护,淳朴憨厚的乡亲们有了这五谷丰登的年景,游走他乡的儿女们才能一路平安归来。 年,酿成了一坛清香甘洌回味悠长的老酒。 一家老小,围炉夜话散文,其乐融融。 味蕾让我们感受着年的丰盛,感恩于大自然的慷慨家乡的散文,感叹着年曾经的干瘪,庆幸着欣逢盛世的好运。 行走在时光的褶皱里,并不是每个人都志满意得,顺水顺风。 外出打拼的游子就像故乡放飞的风筝,也许展翅高飞,也许栽了跟头。 回到故乡的怀抱,暂且放下一年来的忙碌和面具,因为隐忍与伪装而日益坚硬的心房又回归柔情与暖意。 曾经的憋屈,曾经的无语,曾经的苦涩,曾经的酸楚……就像打开那坛尘封已久的老酒一样,剖开心扉,袒露心迹家乡的散文,让它们在故乡的酒杯中慢慢软化,最终随风飘散。 故乡的年,宛如游子人生年轮中的一个驿站。 随着小年祭灶打扫庭院,也拂去游子365个日子的烟雨风尘,扫除心魂上的阴霾。 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张扬着年的喜庆,也释放着游子的乡愁。
    家乡的散文 十七年散文作家 席慕蓉散文集
      <tbody id='65hnh2t9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oiotsm76'></small><noframes id='i1nxd405'>

    
  • <small id='citgmrfk'></small><noframes id='nseseyq3'>

      <tbody id='3kkil394'></tbody>